•  

    http://www.mfa.org/dynamic/images/ctr_image_5347.jpg

    回波士顿的飞机上,看了大半本的吴冠中自传《我负丹青》。里面提到波士顿的Museum of Fine Arts,说其馆藏中国古代书画很多,但展出的很少。这挑起了我三溜MFA的兴趣。

    吴冠中,第一次知道这个人是因为小时候我妈领我去美术馆看他与李可染的合展。后来中学美术书上也出现过他的画儿。今年他去世,美术馆有纪念展,去看了。大概是看所有美术展览感觉最强烈的一次吧。后来和家人去上海凑热闹,竟然又赶上了上海美术馆的纪念展,也去看了。

    想着找个时间去MFA转转中国区,但没想到会这么快。三个小时前,突然感到比较郁闷,于是骑着车就去了。一个宋代大师的专题展正好今天开展,算我运气好。平时画儿比较少见,一般都是锅碗瓢盆石头首饰佛像墓碑什么的。从来看中国古代画儿没今天这么仔细的。脸贴着玻璃,使劲地看了半天。可惜画儿就那么几幅,也多数不是我能有共鸣的风格,何况年代久了,那画儿都黑乎乎的。

    宋徽宗的《五彩鹦鹉图》,领略了一下啥叫“瘦金体”。

    阎立本的《历代帝王图》,貌似美术书里也见过。画了十三位帝王,挺逗的。“蜀王刘俻” 画得特别像濮存昕;魏文帝的神色气质明显跟其它十二位不一样,偏瘦些,并有股阴柔险诈之气,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所有帝王都下颚留长胡子,而且竟然两腮(甚至脖子)也都是黑乎乎垂下来的胡子...所以总共从脸上垂下来三片胡子。中国人有这基因么?这难道就叫帝王相?所有帝王也都胖乎乎的。

    一副画儿的后面缀了两段后人写的东西,先是文征明,后是乾隆。文征明字儿真好看,墨的颜色也特别漂亮、通透。

    这里可以在线看这个展览

  • 2010.08.24

    http://img1.mtime.com/pi/d/2008/52/20081224183127.81079540.jpg

    现场配乐卓别林的《城市之光》。电影很逗。

    音乐有很多惊喜但也有很多地方音乐与影片没什么关系。感觉应该多些留白,不用一个多小时都在弹。除了钢琴偶尔的独奏外,贝司与鼓也应有更多自己发挥的时候。太多持续的Groove了,节奏松散些也许效果会更好?

  • 巴巴变。。。 - []

    Tag:

    太恶心了,我所有外链巴巴变的图片都无法显示了...难道外链个图片也需要交钱。太不厚道了吧。

  • 2010.02.01 1pm

    http://www.stanfordjazz.org/newsletter/images/Moran,%20Jason%20web.jpg

    Jason Moran进驻新英格兰音乐学院一周。这个下午是针对Piano Trio的大师课。除了一些学生,观众席上还坐着很多老师,像钢琴家Anthony Coleman、Ran Blake、歌手Dominique Eade、爵士系系主任Ken Schaphorst。

    形式是一对固定的贝司与鼓组合,配上不同的钢琴手。三人先表演一曲,然后Moran会有针对性的点拨,开拓乐手的思路。

    第一个上场的是Jason Yeager, 一个很不错的钢琴手。他弹的是自己的曲子,我很喜欢。Moran的指示:

    1. 要充分利用钢琴的宽度,不要老是缩在中间。提到Duke Ellington。

    2. 他叫Yeager在弹旋律的时候不要用过重的和弦将旋律遮掩的太多,要重视旋律。这里提到的是Monk和Herbie Nichols。Yeager弹了按Moran的要求尝试了一两次,最后Moran让他只简化到bass line。

    3. 去掉踏板。

    学生No.2弹的是Ornette Coleman的Bird Food,快速的旋律线扭来扭曲。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反正他钢琴上下都用到了。Moran的建议是可以尝试把曲子放慢N倍。学生猛地一慢下来还不是很适应。

    学生No.3弹得好像是首原创。Moran的建议是让三个人尝试没有钢琴solo,只有鼓solo的三重奏。钢琴手明显被这个主意惊了一下,不过在演奏后,很有些得到了什么收获的感觉。

    学生No.4的一首Standard非常非常的Swing...我忘了Moran的点评是啥。

    最后上的是个中国人,一段抽象、不协和的intro后弹起的是一首我一时想不起名字的standard。技术很牛,但风格我不喜欢。唯一喜欢的是他即兴中间突然故意很机械地弹起类似《哈农》里面的那种练习曲,挺有意思。

    我这记录的只是他针对钢琴手的建议,他发了一堆关于三重奏整体的评论,比较抽象,就省略了。

  • http://www.allmusic.com/cg/amg.dll?p=amg&sql=10:wzfyxqrgld0e

    在听这张Ran Blake和Houston Person的二重奏(有几首是Blake独奏)专辑。1984年在SOUL NOTE发行。如此牛叉的专辑AMG竟然丧心病狂地只给了个两星半...很猖狂吗...虽然Scott Yanow同学里面的评论很正面。Person的儿子也是吹萨克斯的,去年年底来过波士顿,不过没去听。

  •  

    今早听了Phil Minton的这张。最大的感觉是他像是个有间歇性精神病的陕西民歌手。

    说陕西民歌,是因为他经常撕心裂肺地唱一些高腔...其实还挺好听的,挺像西北民歌;说有间歇精神病更容易理解,只要你听一下就明白。。。尤其是他实验舌头、口腔等音效时...我带着耳机一边走着一边傻笑,还好大风天四周无人,要不估计会觉得我是神经病。有时候他的音效比较恶心,因为你能听到他嘴里的唾液声....这点在女先锋人声里比较少见。虽然这方面听得不多,但感觉那些女声把自己的声音搞到了不像人声的地步,而Phil Minton不管怎么实验,还很“人”。这里没有褒贬的意思。

    http://forch.furtlogic.com/Phil%20Minton.jpg

    第一次接触Phil Minton是通过这个视频,他在里面唱一首英国传统民谣。

     

  • http://www.bruceduffie.com/brendel4.jpg

    竟然完全忘了Alfred Brendel会进驻NEC三天的事情!!...结果今天是最后一天,而且活动上午10点就完了。本来计划的是前天去听他演讲,题目是““On Character in Music”,如果有时间还可以去旁听旁听他的大师课...没想到..完全忘掉。极度懊悔中。

    http://jazztimes.com/images/content/articles/0002/4480/200211_069_span9.jpg

    上个星期的Han Bennink在NEC的大师课兼表演倒是因为要准备考试而被迫错过...

  • http://www.nndb.com/people/771/000103462/eric-dolphy-1-sized.jpg

    http://www.rootstrata.com/rootblog/wp-content/uploads/2008/06/ericdolphy-300x294.jpg

    http://www.jazzinstitut.de/Jazzindex/foto-dolphy.jpg

     

    这学期上的物理化学课里有一个同学,貌似日欧混血,长得奇像Eric Dolphy...连神情都像。唯一有缺憾的是,这位同学他下巴的胡子没有Dolphy厉害,鼻口间的胡子也没有Dolphy那么八字...但长得还是很强了。

    这两天我上课老忍不住超那同学看...

    有没有可能是Dolphy亲戚...???

  • http://secretsociety.typepad.com/.a/6a00d8341e689653ef0120a51c12d7970b-400wi

    (妻子Sonja Holzwarth Maneri为Joe Maneri绘的画像)

    http://www.bagatellen.com/archives/maparker/mat%20and%20joe%20400.jpg

    (与儿子Mat Maneri)

    Joe Maneri是我去年夏天最惊喜的发现。一直还在想什么时候能亲眼看他演出...

    他和他拉提琴的儿子Mat Maneri都是我最喜欢的音乐家。

    http://ecx.images-amazon.com/images/I/31Q-OB2LwJL._SL500_AA240_.jpg

    我听的他第一张专辑是这张与Mat Maneri和Barre Phillips合作的“Angles of Repose” 。当时好几天都觉得特别震撼,因为以前从没有听过这样的音乐。

    只对于他作为即兴乐手的一面有些了解,但他最大的成就又好像是在作曲/理论方面,尤其是在Microtonal Music领域。

  • 2009.08.07

    (Lee Konitz中场休息)

    算计失败,本以为只要坐在Bar就可以不用付10美元的最低消费,结果人家的规定是只有没在网上预订的观众才能免缴这10美元。在吧台工作的是个40多岁的中年男的,听他与别人的对话,他自从1986年Birdland移地重新开张后便一直在此工作。薄荷柠檬水非常好喝。

    82岁的Lee Konitz刚出院不久,刚开场看起来稍微有些虚弱,还向工作人员要了把高脚凳。不过很快他就容光焕发,不时还跟观众开个玩笑什么的。有时他会把一个白色手套塞进他的萨克斯以弱化音响和音效。一次手套落地,他俯身捡起之后,边朝观众抖了抖边说:“看!Michael Jackson的手套。”...不敬地开了个MJ的玩笑。

    整场的曲目都是standards。除了贝司手永远猫在后面老实地“嘣嘣嘣嘣”外,Lee Konitz, Paul Motian和让我非常惊喜的钢琴手Dan Tepfer之间的互动非常频繁和有创意。Konitz的即兴是所有爵士乐手里(不仅限于萨克斯手)最spontaneous的,很少出现所谓的“licks”。唯一有些别扭的是,他晚期的吹奏越来越sharp(就是音高总比别标准音高高那么几分之一),不过这也算是他特点。Paul Motian,这是我第三次现场看他了。他的态度比较轻浮....老是想找乐儿,很少老实地保持节奏。Konitz和Tepfer经常被他逗笑。钢琴手Dan Tepfer的名字以前没听说过,但他刚与Kontiz出了张专辑。这个现场也证明了其水平很高,常常惊喜到我,不论是伴奏还是solo都很舒服、悦耳,但又稍微有些冒险精神。

    等着第二个set的时候,与一个做在我旁边的年轻人聊了起来。由于他一直在往一张纸上写数字,所以我开始以为他是什么数学家呢...聊起来才知道他是在算帐。这个人是个新西兰的萨克斯手,来美国给自己放长假。看演出,同时也跟这里的乐手上点课。之后他还要去欧洲转一圈。

    Birdland是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两个半月后开张的...从49年到今年的60年间,Lee Kontiz每年总会在Birdland(虽然之间关了一阵,又迁过两次地)有演出。想起来还挺神奇的...

    http://ecx.images-amazon.com/images/I/51cSGci83xL._SL500_AA240_.jpg

    (钢琴手Dan Tepfer与Kontiz出的二重奏专辑)